最浓家乡味

编辑:野禽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7 01:40:53
编辑 锁定
编者按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读了这样的文字,我仿佛闻到了那香喷喷的老鹅汤的香味...... [1] 
作品名称
最浓家乡味
文学体裁
散文诗
作    者
幽兰静雅

最浓家乡味片段欣赏

编辑
有次,我家亲说;“你在那里,我去接你啊”。我说;“在东关啊”。亲说;“具体位置是那里啊”。我的回答就是重复,当亲看到我时,没有少笑我。自己的家乡,居然不知道准确位置,真够可以的啊。
我很少回家乡。平常回去都是车来车往,来去匆忙的很。小时候住在爷爷奶奶那里,再大点与父母亲一起住。那时候,不爱说话,特怕放假,主要是怕与村里的人说话。父母亲总是让我喊村里的人,从我嘴里喊人难。越是这样,家里的人越有什么事情需要借什么农家用的东西,非得让我去。上初中时,我母亲让我喊父亲回家吃饭,我都不知道谁家是谁家。虽然我们的村子小的不能再小了。太怕与人说话,这样的情况下,奶奶与父亲逼迫我去市场,卖东西。当时可气他们了,想为什么就我们家做生意啊,人家的孩子多好,放假满处跑。逐渐在家人的强迫下,我成了生意精。能在很多人场合下,与人交流、说话。这个市场,没有不认识我的人哟。
那天,在风起中文网论坛里说起美食。有位蓓蓓小美女说喜欢吃鹅。让我想到我们家乡的名吃老鹅汤。在家乡住的少,可写不完的家乡美。那偶然在一处篱笆墙前,就看到有一种绿藤,密密地开满了繁星似的小红花,花朵竟是一个一个五角星,犹自挂着晶莹的露珠,清亮得似孩子的眼眸。那花儿虽弱,却一朵朵仰起头颅,眉开眼笑地开在晟光里,雪白的花蕊长舌似的吐出来,像那调皮的孩子,真是又娇俏又可爱。我大声地说;“这是五角星花我们在农村到处看到”,院里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,“这是茑萝,茑萝!”原来五角星花在书里就叫茑萝啊!抬头,却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向我走来。回来后,上网搜索了一下,千真万确,这就是茑萝,就是《诗经》里牵丝攀藤古雅清香的茑萝,就是沈三白与他的芸娘神游其间柔肠百转的茑萝啊!想想,用牵丝攀藤的茑萝,来象征多情女子的柔肠百转,应是最适合的了,而世间的女子纵是再刚毅再要强,内心深处还不是缠绕男人的一株茑萝啊?歌中不是一直在唱“山中只见藤缠树,世上哪有树缠藤;青藤若是不缠树,枉过一春又一春”。[1] 

最浓家乡味阅读价值

编辑
编者按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读了这样的文字,我仿佛闻到了那香喷喷的老鹅汤的香味......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非文化 文化